追蹤
古老的回憶.....
關於部落格
我會一直換生,直到世界剩下唯一的生命。到那時,我就證明了對你的愛。

我的愛....是永劫.....
  • 1860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感想】上杉景虎與仰木高耶

乍看之下還有點像呢XD~其實只是肉體不一樣,靈魂是一樣的=ˇ=!!!!
最近在看邂逅篇的前面...剛換生的景虎的故事~比起本篇小說的前半部來說算灰暗不少(當然本篇越後面越黑暗|||||||)但是根本篇的高耶一樣,彷彿是開始一個新的故事,雖然高耶就是景虎,不過那是失去記憶的景虎重新開始的另一個生活,或許也可以說是另一個人生吧!!!!
兩人的家庭生活背景雖然不相同,不過卻也都是悲慘的家庭生活...(雖然要說的話我覺得景虎比較慘|||)
從小是名家北條出生的景虎...雖說是富家子弟,卻沒有受到未來的保障.因為同盟的關係,小時後被送到武田家做養子(人質),好不容易回來了,卻又被送到上杉家.甚至於被實家背叛撕毀了同盟條約.結果謙信爸(不自覺得就這樣叫了....b)以寬大的心胸接納了這個跟自己沒有血緣的兒子.甚至把自己年輕時的名字景虎賜給他(當時的上杉謙信名為長尾景虎),原本...一切都要因此而好轉的,沒想到卻因為謙信的猝死,在兩個養子的家督之爭中,景虎不幸落敗,最後自殺於鮫尾城!!
而生活在現代的仰木高耶,也沒有單純到哪裡去...畢竟每個時代都有他的問題.高耶的家庭原本還算可以,但是長期酗酒家暴的父親,直到有天受不了離家的母親,高耶就是再逐漸冰冷的家庭中長大,不願服輸卻又無法改變,國中的時候翹家的時間變多了,也逐漸的變成學校同學中的問題學生,再跟不良少年混的日子裡,因厭惡父親而無法喝酒的高耶,進而吸食迷幻藥甚至被逼迫施打毒品,幸而他身邊的好友成田讓以及輔導他的家庭法院調查官不斷的給予他精神上的協助...然而真正找回他自已...就是在遇到直江後了~
這兩個人也有一個共通點,在家族中至少還有一個家人是真正守護自己的~~景虎是氏照哥(又..不自覺了囧||)高耶是唯一的妹妹美彌~雖然在過程中並沒有幫上什麼忙||||但是確實是在他們心中留下了影響~
相較之下高耶的個性單純多了,想生氣的時候就生氣,畢竟,跟那時候比起來,現代的環境是比較讓人安心的~
跟日本戰國時代的景虎比,他除了要隨時警惕外,從小的貴族教育,就讓他多了一份驕矜,習慣以上對下的態度,也是這點讓直江相當不悅吧~當然也是因為他們曾經是敵人的緣故~
看了邂逅篇的景虎跟直江的應對就知道他們之間的火藥幾乎隨處都可以爆發的,針鋒相對的對話,桑原水菜藉此帶出身為不同立場的兩人,價值觀的衝擊!!!!!
要說的話其實我很欣賞景虎,雖然身為戰敗者,卻仍能正視自己做的事,直到了解他的錯,背負著謙信給他的重大責任,不斷的進行調伏(或許也有贖罪的意思)就算是調伏了最忠心的北條景廣或是自己最親愛的哥哥,就算內心已經殘破不堪了,依舊不斷的前進(真是令人心酸QDQ|||)所以終於改變了固執的直江成為自己的忠僕(忠犬??XD)說起來那時候的直江真讓人討厭!!!!
或許說高耶的人格是景虎的最初原型吧,單純而率直的個性...因為時代而發生了嚴重的扭曲.....
不過幸好他還有直江>w<!!!!關於兩人的愛,下回在說吧

--

“親生父親死後,北條單方面破壞了同盟,是那個時候的事。我是就算被謙信公殺掉也毫無怨言的人。我以死的覺悟拜見於義父大人的御前。可是謙信公沒有把我當成人質看待。”

 

——你是我的兒子。景虎。

 

景虎忘不了。背負著波瀾壯闊的北方之海,那一日,謙信告訴自己。

 

——活下去,改變自己。景虎。在這片越後的土地上,作為上杉的人,活下去,脫胎換骨吧。然後,成為北方守護神的繼承人。

 

“那個時候因為謙信公的話,我就下定了決心。不管身心,都要成為越後人。在越後的土地上,就像從一開始就出生於此地一樣。所以,我把從北條帶來的所有東西,當晚,都燒掉了。”

 

直江驚訝的張大眼睛。

 

從隨身攜帶的衣物到一切物品,只要是從相模帶來的就通通燒掉,不管多麼小的物品,不管多麼心愛的物品。甚至連一根線。……一切相模的東西都捨棄燒盡。

 

(那種事情——)

 

直江並不知道。

 

當然吉祥丸也被捨棄了。一度投入烈火之中,可是——

 

——你在做什麼,景虎!

 

阻止他的,不是別人,是謙信本人。他撲滅火,親自伸手入灰燼當中,謙信取出了吉祥丸。雖然刀鞘已經變成了焦黑淒慘的模樣,但刀身卻連一點也沒有被燒焦。

 

謙信把吉祥丸遞到茫然的景虎的面前。這麼說道。

 

——這把刀,應該是亡故的氏康殿下的唯一紀念品。你想把重要的父親投入火中嗎?

 

不是的,義父大人。我是越後的人,是您的孩子。親生父親也好北條也好,都已經是陌路人了。這把刀,我沒有道理保留。

 

意外的是,謙信叱責了他。

 

你在說什麼!

 

——這不是授予你生命之人的“心”嗎?

 

絕不能捨棄。謙信叱責道。強行把吉祥丸押到景虎的懷中。

 

——只有這把刀絕對不能捨棄。

 

——遙遠的過去,與你生命相系相絆的人們,絕不能忘卻。

 

——抱著這把刀,你能思索到你的生命。思考如今存在的生命,一心一意地,思考著現在留下來的唯一的生命。

 

“謙信公那麼說著,把吉祥丸交還給我。在那一瞬間,它已經不光是作為親生父親紀念品的太刀了。”

 

仔細想想,這只是謙信對父親去世的景虎的悲憫,對他被血親家族捨棄的心靈的創傷的同情而已。沒有享受過父親關愛的謙信,只是體貼的勸諫捨棄父親的景虎。然而這慈愛的一席話,卻決定了景虎的忠心不二。

擷取自邂逅篇 3 真皓之残响 吉祥散華(上)譯者:葵(聖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