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古老的回憶.....
關於部落格
我會一直換生,直到世界剩下唯一的生命。到那時,我就證明了對你的愛。

我的愛....是永劫.....
  • 186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炎之蜃氣樓...終章

 

“等等。”千秋的目光望向泉水的另一側。高阪停了停腳步,從背後感覺到了氣息,接著什麼也沒說地靜靜離開了。千秋轉過身,將背對著泉水。
高耶橫躺在泉邊,直江緊抱著他。虹色的光芒隨著泉水搖動著,亂反射的光線照映著兩人。天禦柱爆發後,兩人的意識又回到了身體。
高耶微微張開了眼,赤色的邪眼褪成了褐色,這是他的生命力在逐漸消失的證據。直接被信長利用禮的身體吹入高耶口中的詛咒使得他全身的神經系統都在腐壞,心臟無法再供氧,連說話都幾乎辦不到了。直江讓高耶用思念波傳遞話語,高耶望著天空,回憶起戰國時代群星密佈的夜晚,而事實上他現在“看到”的不是星星,而是燈光。直江握住高耶的右手,脈搏幾乎快停止了。同時,由於使用了巨大的能量將信長的靈魂分離,景虎本就瀕臨“魂核死”的魂魄也即將消逝。
這個時刻,終於迫近了。
直江垂首注視著高耶。整齊而剛毅的眉、內雙的眼皮、細長的眼眸、帶著小傷口的鼻樑和嘴唇、左邊的犬牙、高聳的頰骨、日光曬黑的肌膚。從相逢以來已經過五年了,在白霧山莊(第20卷「十字架を抱いて眠れ」)、在廢屋(第34卷「怨讐の門」)、還有現在,直江永不厭倦地注視著。
高耶的呼吸越來越微弱了,“抱歉,直江,無法遵守約定了……”
直江緩緩地搖著頭,“與你共有的一切,對我來說就是‘岬之家’”。(之前高耶曾說過,等一切都結束,要造一個小小的“岬之家”,兩人一起填補直江永劫的孤獨)
高耶的臉上同時出現了愧疚和安心的表情,而死神的腳步聲也近了。他回想起以“仰木高耶”這個身份生活的二十二年歲月。童年、學生時代的友人、讓、夜叉眾、赤鯨眾,還有……直江。
“好安靜啊……”高耶懷念地闔上了眼,臉頰被淚水濡濕了。靜靜地躺在直江的手腕上,高耶的黑髮襯著直江白色的襯衫袖口,帶著傷口的容顏看起來就像是不良少年的勳章,但他的表情卻並非如此。
從高耶決定進入天禦柱時起,直江就明白這一刻終將來臨,但他並不感到後悔。
這樣就可以了,我們這樣就可以了。
“被解放的人,是我……”淚水無法控制地從雙眼淌下,直江扭曲的嘴角綻開了微笑,從牙縫間擠出了話語。“是你。解放了我。……然後,現在也是,這個瞬間也是。”拼命地抑制著胸中湧出的思念,直江訴說道,“是你的愛,解放了我……”
從痛楚、苦難中解放了我,從一切之中解放了我。

心的挫折、絕望、萎縮、恐怖……這些或許是人類生存的源泉也說不定。在黑暗的荊棘之道上,是他的愛引導直江更上一層臺階。

如今心中已經沒有迷惑了,你和我都認真地生存著,毫不妥協、沒有尋求廉價的安慰,一起戰鬥著、追求著真實。你一直用著這種嚴峻激烈的愛,將我導向“真正的解放”。

被光芒映照的眼中所溢出的淚水,化作了朝霧。“你已經沒有任何悔恨的事了,而且……我也充分地生存過了。”
高耶的嘴唇動了動,“直……江……”。拼命地榨出肺部最後的氧氣,高耶想將自己的心情傳達給直江。
“我愛你……景虎大人。”
“……直……江”,高耶顫抖著伸出手拭去了直江的淚水。眼淚順著手指滑到手腕,然後又滑下了手腕。
直江無法停止微笑。如今他的心中已經沒有任何陰霾了。如同這眼清澈的泉水,再也沒有任何悔恨、再也沒有任何恐懼了。“我愛你。”
愛語使得高耶眼中也溢出了淚水,“抱歉……直江……留下……你一個人……”
“我在聽。”
“我唯一後悔的……就是這件事。”
溫柔地抱緊淚流不止的高耶,直江說道,“我不是被留下了。永遠與你在一起……雖然流淚,但那不是悲傷。也不是哀歎。即使在你消逝後,我也會與你一直在一起。”
直江將茫然的高耶抱近自己。
我愛你……
高耶將頭埋在直江的肩膀上,安靜地閉上了眼。“那麼……我也沒有悔恨了。”
泉水微微波動著,兩人的身影映在水面上,周圍的霧氣映著虹色的光。
無神的神社依然寂靜,但這並非悲傖也並非沈默。澄澈的空氣中漂浮著樹木的氣息,既森嚴又清新。
仿佛要將彼此的心跳刻入胸膛,兩人都暫時沒有動。
呼吸已經快沒有了。
高耶囑咐直江要捕捉信長的動向,強撐著逐漸遲鈍的思考,高耶要求在他氣絕後直江將魂魄納入自己體內,“還有……信長……”。
“明白。”直江領會了高耶的用意,當高耶在天禦柱中抱住信長時,已經感受不到惡意了,那既不是憎恨、也不是憐憫或愛情,而是超越了這些的透明的什麼東西。
直江緩緩地將高耶分開一點距離,幾乎要觸及呼吸般地看著高耶。高耶褐色的眼瞳滲出了微笑,“直……江……”
高耶的呼吸只剩下幾次了。

用盡了呼吸,高耶告白著。
我愛你。
“——謝謝……”
將最後的呼吸……取走吧……

直江將唇重疊在高耶的唇上。在最後的呼氣被直江吸去後,高耶的胸膛不再動了。
……這是最後(的吻?)了。

一滴水珠,在泉中蕩起了波紋。高耶失去力量的手垂下了,再也不曾抬起。在直江的臂彎中,高耶永遠地長眠了。
直江抱起了氣絕的高耶。

——仰木高耶。

高耶死去的訊息也傳達給了泉的另一側背對著的千秋,他的背脊顫抖著。
而在古殿的大石上盤坐著的讓,臉頰也滑下了一串淚水。

虹色的光包圍著直江與高耶。
二十二年的生涯落幕了,但高耶的臉上卻帶著安穩的微笑。

============================================================================
感言日後補上QQ好可憐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